叶潆

醉里论道,醒时折花

孤鸿影


  1. “所以是你自己作死,非要到这深山老林里找什么材料,什么在你家铺子买不到,非要自己来,”老唐一遍又一遍的跟我抱怨,只有在吐槽的时候这人才不会甩我脸色,只会面不改色的给我暴雨梨花般的吐槽,“呵,那你干嘛还跟着来,”“不是你拿我无匣威胁我的嘛?!”哦,我差点忘了“呵呵,那不就得了。我看到庭院啦。”?!“庭院?这里怎么会有庭院”我没理脸色变了变的他,淡定的走过去。

    “来看看?”我招呼一直在门口的老唐,他脸色一直沉着,似乎在怀疑或者已经肯定我是故意坑他来着这的,天地良心,运气而已。

  2. 老者没理我们,自顾自的收拾鱼肉,我和老唐也没闲着,捞起一条鱼就开始处理,过一会老者生了个火,不知他怎么生的,又是自顾自的烤鱼,我和老唐继续凑过去烤,然后默默的吃,从始至终老者没跟我们说过一句话。但我们至少都相信他不是哑巴,有这样身手的人,不该是哑巴。
  3. “也没什么事了,”我对老唐说,然后我们就走出了这个小庭院。老者在我最后回头的时候抬眼看了我们一眼,继续擦剑。我还是不死心的,我还想知道点其他的什么,老唐说我跟有病的一样,安逸的日子过得多了不痛快,还拉着他一起,不知天高地厚的去寻那自以为是的江湖。我跟他毕竟还是不一样的,他以后是要面对真的腥风血雨般的场景的,而我只是想长长见识,真跟有病的一样,非要去凑那热闹。
  4. “也许只是我的执念,我只是想知道一下,快意恩仇的江湖是否真的逍遥自在。”“你还年轻,你还太年轻了,也只有在你这个年纪,才会想着永远向前,而不会走一条平坦的大道。”

江湖人都是爱酒的,一壶酒下去,才算是洗去蒙了面的风尘,像是一件埋在地底的宝器,等人发现了也是满身尘土的,只有拿烫酒烧一下,洗干净了,才能发光。      

  1. 无所畏惧的时代,闻着血腥味过来的,自在逍遥的时候,一壶烧酒没几口,一遍快意恩仇,义字挂在嘴边,一遍又不许别人对自己的信念质疑,一条路走到黑也要走。“我既持刀,也持剑,刀法剑法很多都相通的。就这么一路走过来。一个人走过来”他又喝了一口,补充道,“最后也就剩我一个这么走过来”。风轻云淡的竹子随风微微晃着,光影不清晰的打在庭院的地上,杂草没怎么被清理过,但是走道这边还是干净的,正对着阳光,看着让人舒服。

  2. “到最后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。可我也不想就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,至少要让这人间,不,这江湖,记着我点什么。”他猛地灌下剩下的酒,一甩手把坛子仍后面了,哐当响,就像平常江湖人那样。“什么时候算走到头,什么时候算走到黑。我不想管了,我也老了,也算是文人秀才口中的,可乞白首吧。”他大概是醉了,话都说不好。什么话都随便说。

       7,我再没见过他,但是却知道,这孤鸿影,终究算是乞白首了。我和老唐在以后也回去看过这小庭院,早就破败了。没法回去了。


人的一生啊,总是短暂又离奇的,
可惜,路是自己的,
一路上看过的离别啊。
一路往心里流。

远行客

自存。
听完伦桑的《遗剑赠山河》,想写点什么东西,放飞下自我。

大纲:
昔我也,抱月楼中醉过酒,刀剑丛中放过歌。
初始风尘客
愿为长安人,
江湖风云时
淡看波澜生
江河泊人间

1,隔壁李家少爷府里新来了个老管家,听闻是年轻时救过李老爷的命,
“一股江湖的烟火气。”我对悬在梁上的老唐说,老唐没理我,继续擦刀擦箭,并试图把布扔到我脸上让我去洗。早知道他是这副态度,我灵巧的躲开,嘴上不说,我倒是对这异乡客起了兴趣。

2,“照您这样说,您年轻时倒也是个闻名天下的人物喽,”我半开他玩笑, “怎么,”他也笑,是真的笑,脸上的皱纹鲜活起来,“看不出来?凭你小子的见识?”我跟着他一起看向远方,越过层层山林看向悬崖和苍穹。

3,“不过说到底,还是怪你自己,谁叫你逞这英雄强,你以为你真能打得过?”
“打不过也要打,我们江湖中人,刀剑从中过,拼的就是一腔热血,讲的就是满腹义气”他突然红了脸,大抵是酒气上头,觉得自己年轻了十几岁的样子。
“行,你们江湖人。我们可不看这些,活着才是硬道理。”
“看我手中这把潮升流云,你以为有多少人能配得上这把剑?嗯?”
“行行行,你厉害你厉害,把剑收好了,现在可以躺下静心修养了吗,老英雄。”

4,我把剑收起来,他好像还有些话想对我说,但终究没有说出口。我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,却又期待他说出来,说点不一样的。“唉,”我拍拍他的肩膀,用我平时从背后偷袭老唐的力度,他踉跄了一下,立刻站直了,“唉,小孩子脾气,这么不尊老的吗”,

5,他终究还是服了老,把江湖放了下来。

6,他终究没有告诉我其他什么的事,他风流得意闻名天下什么的,也是老唐在两年后檐上闲聊告诉我的了。这些我喜欢听的事反倒都记得不大清楚了,只记得那个说逢侠世无双的,逐渐与眼前恢弘的武阳城门重叠,我定睛一看,原是一年春行季,各地的江湖侠客都来到了这里,吵吵嚷嚷的,让人以为这江湖仿佛从来都是这样没变过一样。

不知道允不允许做这种类似衍生的段子。。先自存下脑洞吧。